美国需要Hester Peirce’的安全港,否则将面临落后风险

Wed Mar 03, 2020 RockTree LEX News

原文刊载于 https://www.coindesk.com/omer-ozden-peirces-safe-harbor-proposal-can-make-america-competitive-again?amp=1

欧阳默博士(Dr. Omer Ozden),RockTree LEX & RockTree Capital CEO,RockTree LEX是一家专注于区块链行业的跨国法律专业服务平台。

我住在北京,那里常说一句话“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也就是说,在区块链行业中,一切都运行的更快。与其他行业相比,区块链的互联网底层和点对点的特性加速了其发展。在过去的11年中,这个行业已从草根阶层发展到如今80%的央行正在研发他们自己的加密货币。自2016年以来,越来越多的国家为抓住机遇,采取了自上而下的方式在本国市场加速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创新。

在美国,我们看到金融监管机构对代币采取了不同的政策,有的宽松,有的严格。2018年2月,前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委员Christopher Giancarlo在参议院前主张对代币的无害监管,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委员,Jay Clayton则表示他见过的每一种ICO都是证券(潜台词是ICO都应该受到等同于证券的监管)。在太平洋彼岸,2018年9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的技术总监Damien Pang表示,在MAS所看到的代币中,没有一种是证券。

目前美国的做法

John Maynard Keynes 曾说,困难不在于新思想,而在于摆脱旧思想。

在美国,因为无法摆脱旧框架,我们选择了一条更加严格的监管轨迹。在2月参议院的听证会后不久,大量资源都花费在了代币发行的执法行动上,这其中有的针对诈骗,还有一系列指控是针对没有欺诈的活动。这段时间让我们很多的富有创造力的企业家感到惶恐不安。从行业角度来看,最有前途的技术领域的创新在美国受到了抑制。这导致很多美国本土的项目因为缺少了国际竞争力或因高昂的法律合规成本而停滞,有些人选择离开去其他国家发展,但更糟的是,有些人选择了放弃。

一些善意的智力成果例如SAFTs、VFTAs试图使代币在美国证券法的范围内发挥作用并尝试将代币项目与Reg S-K(该条例规定了发行人需要在证券登记时披露的详细信息)进行协调融合,但却没有成功,就好比用方形的木塞去堵圆形的孔。

CFTC和SEC前委员曾警示说数字代币“因为美国监管将面临消亡的威胁”。

前方的道路   

2019年7月,我的公司作为代表团成员之一携SEC委员Hester Peirce前往新加坡会见MAS、SEC外国同行及该地区的行业领袖。在访问期间,Peirce委员看到了在一个高度保守并拥有成熟金融行业的司法管辖区内,如何通过自由指导其代币发行来提升区块链行业活力的。新加坡被视为区块链创新的领先中心,因为它采用自上而下的方法对代币进行合理监管。日本和瑞士也采取了相同措施。以人均计算,瑞士的区块链初创企业数量是美国的5倍,同时吸引了很多最顶级的国际(包括美国)项目落地瑞士。在此次访问的最后,Peirce委员公开宣布她支持美国建立代币发行的“安全港“。

Peirce委员上个月提出的“195条”是“安全港”的新版本。该框架包含了一个详细的要求,以及对以去中心化为目的初创区块链项目的3年宽限期。用她的话说“善意的人可以遵循规则……使他们能够在合法的情况下继续努力。”

开发团队不仅需要发行代币,还需要积极寻求代币在二级市场的流动性。Peirce提出“代币在使用者手中物尽其用和为开发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代币-法币/其他加密货币交换的服务都十分重要。”

Peirce和其他SEC的成员花费了很长时间深入了解基于代币的分布式网络从开始到功能实现过程中的实用性和需求,同时也在协调如何让监管架构和信息披露相融合。“安全港”要求披露项目、初始团队成员及其代币持有量和销售额。这为整个加密货币生态系统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环境。

SEC的反欺诈条款任然适用于“195条”的代币发行。这使监管者可以严厉惩罚包括信息披露中重大遗漏、错误陈述等的欺诈行为。这就像“安全港”的护栏一样,如果项目在3年的宽限期内没有充分实现去中心化的功能,则代币将在1933《证券法》的相关规定下进行登记。对于初创公司而言,这将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所以他们更应该去充分利用3年的宽限期。

路在何方?

Peirce的提议并不完美,需要更好的完善。例如,我们需要了解如何进一步促使开发团队保持信息的及时的、持续的披露。我们可以考虑由开发团队的一名成员在受监管的交易平台进行季度或年度认证,若无此认证将会被退市。

理想情况下,为了让创新蓬勃发展,我们可以学习日本、瑞士和新加坡的监管措施,如美国代表达伦·索托(Darren Soto,佛罗里达州民主党人)和沃伦·戴维森(Warren Davidson,俄亥俄州共和党人)提出的《美国代币分类法》(U.S. Token Taxonomy Act)中的建议,试图通过修订美国联邦证券法(除其他外)将数字代币排除在证券之外。

同时,在央行数字货币方面,中国的DC/EP“呼之欲出”。爆发性的区块链创新将要来临,习近平总书记自上而下的指令将会加速区块链行业的发展。

“如同大多数证券规则一样,‘安全港’需要多次更迭才能实现其作用”

中国已公布了对10个省市进行金融科技“沙盒监管”,同时其境内已有33,000个区块链项目。就连市值与伦敦证交所相当的深圳证交所也推出了在该交易所上市的最大50家区块链企业的指数。中国无论在国家层面还是地方层面都支持其产业发展。Peirce委员值得赞扬,因为她在不断寻求新的想法,同时研究其他司法管辖区在保护投资者的同时实现数字资产的创新。她也在广泛搜集对“195条”的建议。

SEC也有其自己的区块链理念:代码开源和可供分布式的使用,可以帮助监管者提升效率和更实际的制定规则。通常,SEC的规则草案有60日的公示期供大众点评,通过这种公众参与的方式可以改进并排查法律漏洞。

如同大多数证券规则一样,“安全港”需要多次修改才能实现其作用。无论最终的规定是以SEC的“不采取行动信函”形式,或是以“195条”的形式出现,对于那些以区块链速度运行的团队而言,都是痛苦而缓慢的。

这一过程非常官僚主义,也许会导致美国那些富有创造力的创新者止步不前、离开或放弃。也许会有一个“斯普特尼克时刻”式的动力来促成美国采取一种自上而下的更为宽容的态度。因为,正如共和党众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资深成员帕特里克·麦克亨利(Patrick McHenry)在上次LIBRA听证会上所说的那样:“无论有没有我们,创新的浪潮会在全世界蔓延。”

Leave a Reply